创始人

Jeremy Moon,
Icebreaker创始人

我24岁时创办了Icebreaker,那时我身无分文,也完全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在一次机缘巧合下,我认识了一位饲养美丽诺绵羊的牧羊人,这点燃了我内心深处的激情。从那时起,我迷上了研究将大自然提供的解决方案融入到技术性服饰中去。万事开头难。起初的那几年,我全靠着纯粹的信念和毅力支撑着自己。我的脑海中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在当时,人造纤维主宰着服装制造业,和它相比,羊毛根本没有竞争性。

20年后的今天,以美丽诺羊毛制造的服饰吸引着全世界支持的用户,而我们也为能分享这大自然的神奇馈赠而感到自豪。美丽诺羊毛具有美观、强韧且多种独特的特质,这让我们折服,也是我们不断的追求。

Jeremy Moon

Icebreaker创始人

和生活中的大多数事情一样,好事往往发生在计划之外。我的Icebreaker之旅开始于1994年。当时我24岁,我的美国女朋友在新西兰波希努伊岛的一座美丽诺绵羊牧场住了一段时间后回来了。

那次经历让她大开眼界,她劝我一定要和那儿的牧羊人见一面。大概一周后,我们约好了一起吃午饭。在我们见面的咖啡馆里,牧羊人Brian Brackenridge从桌子对面扔给我一件羊毛T恤。“你觉得怎么样?” 我当时直接就把T恤穿在了身上,这个举动还让旁边的服务员惊讶了一番。穿上身后,我发现这件T恤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它穿起来又柔软又顺滑,特别的舒服,一点也不像我小时候穿过的会让皮肤发痒的厚重羊毛。后来我才知道,它是用从波希努伊岛美丽诺绵羊身上剪下来的极细美丽诺羊毛织成的。整个午餐过程中我一直穿着它,再没有把它还给Brian。

在几个月前,我穿着合成涤纶制成的衣物参加了一次长达5天的皮划艇旅行。这在当时是所谓的“技术性”户外面料。这种面料看起来不错,但穿在身上容易出汗,有种塑料感。到第二天的时候,我身上就很臭了。当我发现所有的合成户外面料,例如涤纶和聚丙烯都是塑料制成的,我感到十分震惊。那就好像穿着一只塑料袋去探索大自然,是不是太荒唐了? 这个问题, 我在咖啡馆里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在之后的几天里,我彻底地爱上了那件T恤,一刻也不想脱下它。我跑步和山地自行车骑行时在穿它,上班的时候就把它穿在衬衫下面,晚上出去活动也穿它,甚至在睡觉的时候还把它当做睡衣穿。它穿在身上质感十分柔软,从来不会让我感觉过热,也不会留有异味——哪怕是连续穿了几天——我可以把它扔到洗衣机清洗,而且不像其他的户外装备,它是完全天然的。后来,我的那个美国女朋友回国了,而那件T恤留了下来,成了我的另一半。

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一个具备国际潜力的伟大创意。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我的未来。我辞去了市场调查方面的工作,重新抵押了我的房子,对银行说我要装修厨房,于是又从银行中借来了2.5万新西兰元。利用这笔钱,我买下了这件样板衣背后的概念。我没有觉得这件事是在冒险。我觉得除此之外我别无选择。

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可以用一个问题来概括:我们如何能为人们提供合成户外服饰的天然替代品? 很快一个更大的机会呈现了:我们如何才能使户外运动产业不再制作非持续的石油化工产品, 而转为以大自然为基础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每一个穿过这种产品的人都感到很惊讶,这也更坚定了我的信念。我那时给自己立下的口号是,“只要我自己不搞砸,这件事就能办成。” 因为没有经验,我决定向外部求助。我写了一份商业计划书,通过我朋友的父母找到了八位投资人,他们愿意出资20万新西兰元,并组成了一个充满激情、富有经验的导师团。我们有着清晰的目标,就这样,Icebreaker在1995年诞生了。我们是一群有着伟大理想的小人物,我们想做的就是把人与自然连接,让人们可以穿着来自大自然的产品。

Icebreaker的意思 在某种层面上的含义是保持温暖,而背后更深层的含义是要破除挡在人与自然之间的隔膜,让新的想法、新的关系诞生。让天然纤维、自然和人更接近, 建立更密切的关系。

到了那年年底,新西兰各地有14家勇于尝试的户外用品商店开始出售我们的产品。他们是第一批愿意在一个心怀梦想,开着达特桑小型车,左手拎一皮箱美丽诺羊毛打底衫,右手持一份来自Peter Blake爵士的认可支持的年轻小伙子身上押注的人。

现在,20多年过去了,Icebreaker在全球40多个国家有售,但我们简单的想法仍然没变:从大自然中采取天然动物纤维——美丽诺绵羊羊毛——把这天然种纤维转化成高性能的天然服装,从而让人们活在大自然中。人们需要大自然。大自然是一剂将我们从疯狂的城市生活中拯救出来的解药。它为我们的灵魂找回平衡,让我们的精神重新振奋。大自然中自有答案。

可持续性不仅仅是我们产品的一个特点,它深深地植入在我们的企业价值观和设计之中。

阅读我们的透明度报告